大北农董事长一年减持3.21亿股 业绩高台跳水380亿市值全靠转基因概念支撑
发布人:新沃邦基金       

业绩下降股价却上涨的大北农(002385.SZ),遭到大股东持续减持。

    公告显示,大北农控股股东、董事长邵根伙,于10月28日通过大宗交易减持4020万股,减持均价为7.9元/股。

    这已经不是邵根伙第一次减持。

   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发现,截至2018年底,邵根伙持有占大北农41.25%的17.5亿股,但至今仅余下占25.54%的10.58亿股。

    这表明,在这两年多来,邵根伙所持大北农股票减少了6.92亿股。

    11月1日,大北农股价收盘大涨6.99%,股票总市值达380亿。

    董事长“带头”减持

    对于减持的目的,大北农最新公告称,邵根伙是为进一步缩减融资规模、降低股票质押率、优化杠杆结构。

    今年三季报显示,邵根伙所持占大北农26.51%的10.98亿股,其中4.82亿股处于质押状态。

    由此计算,邵根伙所持大北农股票的质押比例为43.9%。

   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,邵根伙从2020年第四季度以来的减持颇为频繁,并且数量庞大。

    2020年三季报表明,邵根伙持有占大北农32.87%的13.79亿股,但从当年10月份开始,其就通过二级市场和大宗交易进行大举减持,一年多时间合计减持套现3.21亿股。

    通过减持套现,邵根伙所持大北农股票的质押比例确实大幅减低。

    根据2020年三季报数据统计结果,当时邵根伙所持大北农股票的质押比例为79%。也就是说,一年时间其质押比例降低了35.1%。

    除了邵根伙,大北农的高管也在着手减持。

    公告显示,大北农副董事长张立忠、董事兼总裁谈松林、董事兼副总裁宋维平、董秘兼副总裁陈忠恒等,计划从今年11月开始合计减持2660.58万股。

    而谈松林、张立忠及大北农董事、副总裁周业军等人,在2020年已经进行了减持。

    但大北农还有股票激励计划等待套现。

    据公告,大北农确定2021年10月25日为股票激励计划授予日,共向符合授予条件的869名激励对象,合计授予8555.61万股限制性股票。

    上述股票激励计划的授予价格为4.03元/股,而截至11月1日大北农的收盘价为9.18元/股,这表明激励对象目前的账面浮盈达到127.79%。

    不过,上述激励计划授予的限制性股票,均按激励对象获授限制性股票完成登记之日起分为12个月、24个月、36个月按40%、30%、30%比例解除限售。

    业绩高台跳水股价全靠概念撑

    减持凶猛的大北农,业绩出现了下降。

    三季报显示,大北农净利润同比下降92.76%为1.07亿元,尤其是三季度单季亏损3.91亿元,创下了2010年上市以来的最大亏损额。

    值得注意的是,大北农今年前三季度出现的扣非后净利润亏损5351.47万元,也成为其历史罕见现象。

    大北农称,前三季度净利润比上年同期下降的主要原因,是报告期内受国内生猪市场行情变化的影响,生猪价格出现较大幅度下跌,对公司养猪业绩产生影响。

    “进入2021年,生猪价格持续回落,使公司面临利润下降风险。”大北农表示。

    大北农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饲料和养猪,但从年初开始,其主营就进入下滑趋势。

    今年一季度,大北农净利润同比下降16.01%,同期扣非后净利润同比下降2.56%,下滑并不明显;第二季,其净利润同比下降74.78%,扣非后净利润同比下降幅度却达到107.06%;三季度这两项指标的同比下降幅度继续上升,分别为166.38%与184.85%,进入了亏损阶段。

    而从半年报可知,大北农的饲料业务和生猪养殖业务,分别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的73.65%与15.54%。

    但大北农在接受机构调研时透露,公司当前是以养殖业为基础,未来几年的中心将放在种业、疫苗,“公司将借市场发展契机将种业、疫苗比重提高。”

    可是,从上半年的数据来看,种业、疫苗只是大北农的业务补充,占营收的比例仅分别为1.16%和1.14%。

    但大北农宣称,其转基因技术在国内处于领先水平,在国际处于同等水平。

    根据定期报告,大北农在种业转基因关键核心技术方面取得突破,转基因玉米先后获得北方春玉米区、黄淮海夏玉米区、西南玉米区、西北玉米区、南方玉米区的安全证书(生产应用),转基因大豆获得中国北方春大豆区生产应用的安全证书。

    “转基因是国家政策。”大北农在接受机构调研时称,“全球来讲,转基因种植面积很大;中国通过生物技术、转基因技术的应用,能提高粮食自给自足,未来有很大市场空间。”

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

新沃邦会员登录
在线咨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