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型光伏投资进入活跃期 新型电池效率提升
发布人:新沃邦私募证券基金       

 “今年N型光伏的确很热闹,到了三季度末,业内对技术路线的选择就会变得更加清晰,从近期情况看,N型项目招标、开工都很活跃。”一位头部光伏厂商人士在与证券时报·e公司记者交流时分享了其对当下N型光伏市场的观察。

    事实上,在过去的短短三周时间里,新的N型光伏项目投资计划与量产落地情况频频官宣。其中,既有晶澳科技、晶科能源、天合光能等头部厂商,也有金刚玻璃、华晟新能源等新秀厂商。从新近宣布的N型项目规划来看,一体化布局N型产能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晰。

    目前是光伏技术从P型向N型切换的关键阶段,上述厂商人士之所以关注技术路线的选择,是因为不同的N型技术成本、转换效率有所差异,企业禀赋也不一样,因此在路线选择上表现出不同的倾向。总的来看,异质结电池(HJT)主要是新秀厂商在布局,TOPCon更受龙头厂商青睐,而爱旭股份选择了ABC电池路线,其宣称的光伏无银化能否带来真正的竞争力有待观察。

    N型迭代趋势愈加明确

    7月6日,爱康科技公告,将向迈为股份购买两条太阳能210半片异质结(HJT)电池整线设备,每条生产线的产能均超过600MW。完成交货后,公司将实现异质结电池自有产能约2GW。

    爱康科技并非近期唯一有意向采购HJT设备的厂商,6月中旬,金刚玻璃曾宣布,拟投资建设4.8GW高效异质结电池片及组件项目,投资总额初步预估为41.9亿元。

    华晟新能源是目前HJT产能最大的厂商,公司将力争成为全行业首家HJT组件出货超过1GW的厂商,到2023年底,HJT投产产能将超过10GW。

    TOPCon阵营也有新进展,上月底,晶科能源“尖山二期11GW高效电池及15GW组件智能生产线项目”作为浙江省重点项目参与集中开工仪式,该项目将采用TOPCon路线。

    晶科能源现已拥有16GW的TOPCon产能,是TOPCon产能最大的厂商,其中,安徽合肥8GW的TOPCon产能已经满产,浙江海宁8GW产能也已于今年2月投产,已达到满产条件。晶科今年的N型组件出货目标是要达到10GW。

    上月底至本月初,晶澳科技也有多个项目签约或开工,先是与扬州经开区签订了总投资达26.2亿元的10GW高效电池项目投资协议,随后,旗下曲靖基地10GW高效电池、5GW高效组件项目也举行了开工仪式。记者从晶澳科技了解到,曲靖、扬州基地确实有N型电池的规划,但具体技术方案还有待后续招标、签约等细节落地。

    电池龙头爱旭股份选择了一条与众不同的路线,上月底,公司发布了ABC电池、组件,公司将其称为N型新世代的跨越式技术提案。据悉,ABC电池为背结背接触结构,正负两极金属接触均在电池背面,正面无电极栅线遮挡,可以100%接收太阳光。

    记者注意到,晶科与晶澳也在强化自身N型硅片“弹药”的供给。晶澳科技负责人向记者表示,该公司也将生产N型硅片,以充分发挥垂直一体化优势。

    当然,一体化产能并不绝对意味着厂商内部上下游产能1:1配置。

    一家头部电池厂商人士就向记者指出,即便一体化厂商在扩充电池产能,但目前来看,一体化厂商的电池、组件产能没有一家是按照1:1比例来配置的,最高为0.8:1,因此,留给专业化电池厂商的空间还很大。

    电池量产效率你追我赶

    对于不同的电池技术,转换效率无疑是最重要的指标,转换效率又可以进一步分为理论效率、实验室效率和量产效率。记者获得的一份不同电池技术产业化情况比较显示,TOPCon、HJT的理论效率均高于PERC24.5%的效率极限,为28.5%左右。HJT的实验室最高效率是隆基创造的26.5%,高于TOPCon的26%和PERC的23%;量产效率方面,TOPCon、HJT均为24.5%。

    记者注意到,晶科能源刚刚开工的尖山二期项目的目标之一是TOPCon电池平均量产效率要达到25%以上,而根据公司此前披露的数据,TOPCon量产转换效率已经超过24.6%。天合光能的数据显示,公司前期500MW的TOPCon中试线实现了25.5%的最高效率。

    针对TOPCon厂商发布的效率目标,一家头部光伏厂商人士向记者表示,到今年年底,TOPCon的量产效率确实要达到25%,相比之下,HJT的量产效率已经被TOPCon赶超了,而且由于产线成本还比较高,HJT的产业化进度必须要加快了。

    在该人士看来,HJT距离量产还有一段距离,但是HJT的产能扩建意味着需要大量融资,各参与方也有意将HJT的量产预期抬得比较高。“HJT的量产实际进度关注下每年出货情况就可以了,如果像宣称的一样转化效率高、成本低,而且也有很多新开工项目,按照这种逻辑,HJT组件的出货规模会很快就增长起来。”

    爱旭股份也披露了ABC技术的几项关键数据,例如,电池量产平均效率高达25.5%,组件量产效率高达23.5%等,由此来看,ABC电池似乎暂时领先于HJT以及TOPCon。值得关注的还有,爱旭宣称ABC电池能够告别光伏用银。

    事实上,减少银用量的确是N型光伏技术降本的重要路径之一,苏州晶银总经理江山表示,HJT电池银浆耗量是常规PERC电池的2倍左右,电极成本是制约其大规模产业化的关键因素之一,使用银包铜替代浆料有一定必然性。据悉,华晟新能源已经开始导入银包铜浆料。

    根据爱旭的表态,银浆是光伏电池片核心辅材,降低银浆耗量一直是电池环节实现降本增效的关键途径,ABC技术的非银化是光伏降本之路的里程碑式进展,在硅成本不断攀升的当下意义颇大。然而,对于爱旭的无银技术,业内看法还是有所保留,“资本市场已经很难轻易相信所谓的黑科技,更别说身处其中的产业从业者,至于真实情况,还需要时间来验证”。

    从电池技术的迭代来看,目前还有一点不确定性就是隆基绿能的选择。不过,近期,关于隆基将采用HPBC技术的传闻越来越多。此前,隆基对泰州隆基乐叶项目实施了技改,又向帝尔激光采购设备订单,业内均认为与HPBC技术有关。记者获得的信息显示,HPBC电池的理论最高效率为28.7%,实验室最高效率为26.1%,产线名义效率为24.7%;但是,关于HPBC的产线良率、设备投资成本、组件价格等指标还是未知数。

来源:证券时报


新沃邦会员登录
在线咨询